林幼薇

Wish you a trying twenties.

【瞳耀】真相

短刀预警。


####



赵祯推门进来时,男人正坐在窗边的一个位置上,没有多余动作,目光找不到聚焦——像一座安静漂亮的雕塑。软皮沙发陷下一块,连着坚硬的边缘一起扯出了褶皱。靛蓝色风衣遮掩住他身体的大半,深灰色围巾松松地在脖颈上缠绕两圈,生生把肤色衬出了几分苍白。


赵祯走上前,男人抬头温和地笑了笑。

“好久不见。”

“嗯,真是挺久了。”

男人向服务生要了另一杯柠檬水,两个人遂在欲盖弥彰的钢琴声中沉默起来。


赵祯启齿时好像已经历千般斗争万般斟酌,又像最终决意破罐子破摔,虽然他原本是很擅长挑起一场天马行空的对话的。

“最近怎么样?新案子还顺利吧。”

“当然。”男人弯了弯嘴角,“大家都很努力。”

他的眼睛稍稍眯了起来,带着猫似的狡黠。


赵祯想,就算是这个一直高高在上的天才,也到底翻覆不出时间的手掌心——他眼角的皱纹越刻越深,尽管他还很年轻。

“Sir,工作是要做的。”赵祯冲男人抬抬下巴,“身体也要注意啊。”

对方毫不在意地摸摸眼角,“没什么,迟早的事。”

又调侃般补充道,“可能是眯眼眯多了吧,以后改改。”


赵祯掩饰一般啜了口柠檬水。

因为心思不在,浓了淡了,他一向刁钻的味觉没有马上给出精准的反馈。凉凉的液体流进喉道,竟然没来由让他有一种难受的反胃感。


“白驰进步很快,应该过不久就可以独当一面了。”男人还是笑,“很久没听他结巴了,还怪想念的。”


赵祯凝视着他,很沉地叹了口气,他压抑不住心里绕来绕去如乱麻一团的情绪。事情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大家心照不宣玩这场讳莫如深的游戏已经多久了?他不知道破局的点在哪里,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这个人认真谈一谈。

“你听我说,你别这样,你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他已经……”赵祯没能说完,这个认知甚至让他自己也吃了一惊。他向来认为自己是很清醒的局外人,同时又具有安抚局中人的绝对资格和某种义务。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他觉得之前喝的那口柠檬水可能搭错了道没有流进胃里,此刻正酸溜溜地不知道要往哪个地方滚落下来。


“他已经不在了。”

男人替对面嘴唇发白的人补完这短短一句话,说得极轻,但声音一如既往地镇定。

他把手指穿进围巾里把玩似的绕了绕,“我挺好的,是你们小题大做了。”


“真的。”

他又说了一遍,这是事实,不是什么强暗示。如果有人觉得不这么回事,那是他自己的判断错误。


“我刚去看过他,跟他说了很多话,走时还听到一个小姑娘说他长得好看……他知道的话又该悄悄得意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后悔,他也不会……我们是警察。”

“重来一次?刚开始也这么想过,后来觉得,没什么意义。他想做什么……我反正是拗不过他的。”


男人仿佛毫无意识地从口袋摸出打火机,辛辣烟草味才刚渗出一点点,他忽然用力一眨眼睛,像回了魂一样用力把只燃了个顶端的烟摁灭在桌面玻璃板上。

他眼里闪过一刹那的慌乱,很短,又急促,来不及发展成某种情绪,就跟着火星一起熄灭了——但赵祯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没有人忘得掉两年前的那起爆炸,浓雾笼罩着街道,碎玻璃穿透空气炸向四面八方,整片区域都被封锁了,警笛声此起彼伏震得人心惊,浑身是血的警察被一个接个抬出来。别人说他是被救的,但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被从那根烧红的立柱边被推开的。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他在总感觉有一双手在推他,有时候是把他推出热浪裹挟的火场,有时是把他从密闭窒息的深海向上推往顶层的空气。


他醒了,伤亡数字也随之固定。

在疼痛感一点一点复苏的时候,他知道了被裹成木乃伊推出ICU的只有他一个人。


“下次去看展sir,也叫上大家吧。”

“好。”


他扭头看着旺角的车水马龙,游人拎着大包小包拥挤着,扎羊角辫的小丫头拿零用钱去买棒棒糖,街角红色的电话亭里有人捂着嘴一脸甜蜜。

今日的香港也是熟悉的繁华光景。


然后他看见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靛蓝色的风衣遮掩着绑在衬衫上的枪套,深灰色的围巾盖住后颈上狰狞的疤痕,头发打上发胶梳向一边,鬓角剃得短短的,远看像只毛茸茸的香菇。


他笑了笑,细长上挑的眼尾带着自己都看不明白的神色。



####


脑洞源于高老师一个很像展耀的造型(找不到图了…)

最初只是想刀一下的,但好像偏离了我的预想…结果自己被虐到了(。)


45 2 /   / 瞳耀
评论(2)
热度(45)

© 林幼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