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幼薇

Wish you a trying twenties.

【瞳耀】戏

双演员竹马竹马斗气小学生。

灵魂互换(。)


白羽瞳:我的肌肉!!!!!

展耀:白羽瞳的肌肉!!!!


非常沙雕且OOC。


####



今天是开机前一天,晚上有剧组聚餐,白天……

白天当然是用来睡觉的。


展耀扬起嘴角,在软软的被窝里翻了个身,伸手往床头摸手机。没摸着,索性就把整个脑袋缩进被子里,试图用意念隔绝闹铃骚扰。


展耀陷在乱七八糟的梦里勉强浅眠着,意识朦胧地确认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因为闹铃好像很久没响过了。


展耀梦见自己是个小学生,周末赖在床上不想出去,白羽瞳就在外面催命一样咚咚咚地砸门。

展耀蹭着枕头晃晃脑袋,十分嫌弃地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黏糊糊的“哼”,仿佛这样就可以切换梦境。


梦真的变了,并且……随机附赠多种模式。

他变成了一尾鱼,被养在白家的玻璃缸里,白羽瞳敲着缸壁逗小鱼玩。

他坐飞机去参加颁奖礼,白羽瞳腾云驾雾飞到他边上挑起眉毛敲窗。

他在酒会上跟新合作的女演员聊天,白羽瞳突然百米冲刺一般从人群中挤过来要跟他碰杯,还一连好几下。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展耀忍无可忍地怒嚎一声醒过来,敲门声停了一瞬,然后又带着试探意味地响起来。


展耀翻下床,把脚塞进拖鞋——有点挤。

展耀捂住脸感慨了一把流年不利,走过去开门,在短短几秒钟的路程里,一边深呼吸一边对自己重复,要有风度,风度,风度。


他打开门,看到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真他妈见了鬼的风度!

展耀呼地一下就甩上了门,亏得门外那人反应快,在门砸上脸之前堪堪给抵住了,然后灵活地蹿了进来。


“是我!是我!”对方立即举起双手自证身份,随即他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也变了,只好崩溃地揉着头发说,“白羽瞳。”


展耀双手环在胸前,“我凭什么相信你?”

白羽瞳脱口而出,“你八岁那……”

展耀杀人一样的眼神生生截断了白羽瞳的话,白羽瞳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然后开始在靛蓝色的睡袍上摸来摸去,一边闷声埋怨,“哎,这怎么搞啊,明早还开机呢。”

展耀精准地捉住他的手,把它们规规矩矩地安放在大腿两侧,“你别乱摸。”

白羽瞳一脸难以置信,“你他妈还嫌弃上了??我说你什么了吗!”

展耀被推到了落地镜前,胸前的肌肉快把小一号的老头背心撑爆了,古希腊雕塑一样完美的躯体上顶着一颗——白羽瞳的脑袋。


展耀的脸刷地红到耳根,只不过表现在白羽瞳的脸上看起来却纯情到滑稽,白羽瞳饶有兴致地伸出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哎?我的脸竟然能做出这种表情?”

展耀打掉了白羽瞳的手,光洁细腻的白皮上瞬间出现一个红色的掌印。


展耀:……

白羽瞳:……


白羽瞳拿手蹭了蹭自己那条细胳膊上的红印子,无辜式撅嘴挑眉一气呵成,然后玩味地看着展耀,“啧啧,你注意点啊,别总对我动手动脚的,不然现在打坏的可是你自己的身子。”

展耀咬牙切齿,“你真变态。”

白羽瞳反唇相讥,“呵呵,你最好别把我的肌肉给摸下一层皮来。”

展耀被戳中痛处,瞪着白羽瞳不语,白羽瞳看着自己的脸上那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泫然欲泣我见犹怜的模样,内心笑到直不起腰。展耀的反应也太好玩了吧,就是可惜了自己一身腱子肉。


这事儿太离奇,说出去还当个屁的演员,搞不好就要被抓去隔离当科学家的小白鼠,体验现代新型活体实验了,两个人细一斟酌,还是认栽锁死吧选择让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反正横竖都是演戏,拿谁的剧本不是演啊,最多在人生履历上再加演一个角色呗。奖杯证书不是白拿的,竹马竹马不是白当的,我们做演员的一定要专业,专业。

尽管白羽瞳一口咬定用十年练就的肌肉换这白斩鸡一样的身体是血亏的是自己,展耀也反复强调这比女人还大的胸长在自己身上真是恶心吧啦的,两人还是默默接受了这个天降的新角色。


“那行,就走一步算一步吧。”展耀扶额,“你先回去待着,我洗个澡。”

白羽瞳大剌剌地往床上一倒,“我不!你那屋乱成什么样啊,要回你回。”


(薛定谔的TBC)



####


激情短打,真实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而如果一直变不回来的话可不就只能锁死了吗(。)

希望在沙雕中能维持住一丢丢原设的感觉qwq


(白羽瞳视角)

白羽瞳一早醒来,感到骨头硌得慌,半梦半醒间摸了一把前胸。

白羽瞳:我操我肌肉呢???有人半夜偷割了我的肉吗????

白羽瞳睁眼看到受了刺激突起的粉粉嫩嫩的两点,吓得一骨碌翻下床,跌跌撞撞地趴到镜子前。

白羽瞳:太多情绪没适当的表情.jpg


感谢阅读。

跟大家一起嗑瞳耀的两个月超级开心,感谢每一位产粮老师,每天浸泡在神仙文神仙图神仙营业里真是非常膨胀!希望有第二季我们再在一起搞cp嘻嘻嘻嘻嘻。

不用关注我,如果有好的脑洞就跟大家tag见啦~

季老师比猫猫.jpg

65 8 /   / 瞳耀
评论(8)
热度(65)

© 林幼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