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幼薇

Wish you a trying twenties.

【瞳耀】蚕食鲸吞

某天看到有人评价浮夸:哥哥真的好照顾奶糕啊,又夸又安慰的。

突然陷入疯魔,我果然还是希望听奶糕叫哥哥…不嗑RPS是我一次次牢底坐穿后最后的倔强。


半路兄弟。

小狼狗弟弟瞳x贵公子哥哥耀。

本来大纲是好好的ABO,填着填着就仿佛跟ABO没什么关系了…

真实设定应该是:普通弟弟瞳x普通哥哥耀+伪ABO…


看了评论后跑过来补个拉灯预警!没有车才是合格的伪ABO!

谢谢姑娘们的评论~


又名:论一个好哥哥的自我修养。

非常OOC。


####



1.

展耀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分化成了omega,对面就站着他的弟弟。


他们正在玩飞镖,这是展耀送给白羽瞳的第一个生日礼物,被挂在了白羽瞳房间一推门就可以看见的位置。

白羽瞳一飞一个准,镖镖正中靶心,他七分炫耀三分挑衅地冲展耀挑挑眉,让他也来一次。

展耀放下书,接过一把飞镖,像扔花生壳一样,毫无求胜欲地往圆盘上丢。


“你技术也太差了!”白羽瞳拔下靶上三只堪堪扎进边缘的飞镖,又从地上捡起绝大多数,他走到展耀身后,把他握着飞镖的手向上托住,“来,我教你。”


2.

白羽瞳不姓展,他其实是展耀的半路弟弟。

白展两家是世交,白母和展母更巧是大学时的好闺蜜,展耀还被妈妈带去看医院看过刚出生的白羽瞳,蜷缩在保温箱里的婴儿小脸皱成一团,像极一只瘦巴巴的丑猴子,连呼吸都是轻飘飘的。四岁的展耀莫名生出一丝保护弱小的念头,他凑近了,刚想仔细看看,就被母亲拉走了。

只此一面。

后来白允文移居香港做生意,展启天继承家业,留在内地,父辈时常往来走动,两个孩子却因为种种原因再无联系。


但犹平地起惊雷,再直的河道也有转折。

展启天有天仓促地出了趟远门,回来时身后就跟了个小孩。小孩长得很结实,一身白色的运动装,他带着一股子倔劲看上来,直直地望进展耀的眼里。

展耀与他目光相接,对方硬邦邦地说,“白羽瞳。”


白允文夫妇在一场原因不明的车祸中双双遇难,留下大半资产和亲戚间乱七八糟的纠纷。

还有一个白羽瞳。


“当个好哥哥,小耀。”

展启天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展耀模模糊糊地想起多年前那个皱皱的小猴子,他感到自己的心有些发疼。

第一次在睡前把阿姨温好的牛奶端给白羽瞳时,对方明显地吃了一惊。他接过去,只挠挠后脑说谢谢。

展耀感到好笑,挑眉道,“快喝,不然什么时候能跟哥哥长得一样高。”

从他住进这个家以来,展耀就对自己很好,好像真把他捧在手心似的。但白羽瞳仍然对展耀自称哥哥这件事非常不服气,他不喜欢任何使自己成为劣势的描述。于是他哼了一声,然后砰一下把门关上。

当他意识到自己这么做并不合适时,他已经把展耀关在门外了。

他只好悻悻地端着牛奶趴到窗边喝。

有什么了不起,迟早追上你。白羽瞳心想。


展耀一直谨记着自己要做一个好哥哥。

所以,时间越长,展耀越觉得白羽瞳像病毒一样侵入了自己生活的时时处处。


白羽瞳好动,经常弄得满身汗满身伤地回来,展耀无师自通地学会消毒和包扎,每次发现这个精力十足的小怪物挂了彩回来,就要把他拉进屋里,用各种棉签纱布消炎水在他身上鼓捣一番。

“伤疤是男子汉的勋章。”白羽瞳咧着嘴笑,小虎牙尖尖地露在外面。

不要跟毛都没长齐的小孩计较,展耀腹诽,同时按在伤口上的手微微使了点力。

“痛!”小男子汉意料之中地红了眼圈。


白羽瞳把展耀珍藏的绝版书送给自己喜欢的小女孩,展耀知道后心疼得说不出话,砰地一声把白羽瞳关在书房外。

白羽瞳被磕到了脑袋,吓了一大跳,他蹭蹭自己的额头,流血了,可他的伤以前都是展耀帮忙处理的。他蹲在门边,想起自己小时候也对展耀甩过门,他抱着头懊丧地迈进膝盖之间,然后恨铁不成钢地把自己大腿掐出了一块青色。

展耀一整天都没跟他说一句话,白羽瞳后悔又害怕,只能巴巴地低着头跟在展耀后面小声说,“哥哥我错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了。”

展耀顿了一下,叹口气,转身往白羽瞳头上揉了一把,“我不会生你气的。”

白羽瞳鼻子酸酸的,他指着自己头上蹭破的口子说,“哥哥我好疼啊,你抱抱我好不好。”

展耀揽着他的肩抱住他,又在伤口边上轻轻亲了一下,“对不起,现在还疼吗?”

白羽瞳觉得自己羞到快要冒烟了,同时在心里暗骂自己蠢的不行,班上那些唧唧喳喳的小姑娘哪有展耀好啊。


展耀跳了两级,提前毕业,毕业典礼上,白羽瞳满脸通红地往展耀怀里塞了一束花,展耀直接笑出了声,他听见白羽瞳埋在自己颈窝里声如蚊呐地问,“你要走了吗?”

“嗯。”展耀拍拍他的背,“暑假会回来看你的。”


展耀比白羽瞳虚长的四岁,很快就显得毫无优势。他还没来得及多摸几次弟弟软软的头顶,对方就已经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地窜到跟自己差不多高了,这要是什么时候闹起来,面对这个一身腱子肉的小狼狗,展耀简直毫无还手之力。

“打球不?我带你。”白羽瞳总是会倚在门框上,坏坏地向展耀发射wink。

“不打。”展耀对这种青春期中二行为表示理解且不屑一顾,他把目光从书上移到白羽瞳的脸上,在暖黄的灯下温柔得不像话,“你早点回家吃饭。”

“哎哟,你看你再不运动,我胳膊都要比你腿还粗了。”白羽瞳大叫道。

回答他的是展耀凶巴巴的龇牙。


展耀有一天自我反省,为什么自己总是拿白羽瞳没辙,他想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心下却隐隐觉得有什么事可能正在偏离轨道。

或许是我太神经质了。展耀敲敲自己的脑袋。


3.

“喂,回神了!”白羽瞳捏了捏他的手腕,“想什么呢,认真点。”

“我很认真啊。”展耀回了神,下意识地用胳膊肘轻轻顶了白羽瞳一下。


出镖的瞬间,展耀身体突然涌上一种说不清楚的奇怪的感觉,他手一抖,飞镖被白羽瞳的力量带着刺进了墙里。

白羽瞳目瞪口呆地盯着墙,又转回来盯展耀,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展耀拼命往门外推。


奇怪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展耀感到冒着蒸汽的燥热紧紧包裹着自己。他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于是不动声色地压下喉咙间的颤抖把白羽瞳往外赶,“你快出去。”


白羽瞳看着展耀突然腾起一片绯红的脸,担心但又手足无措,他下意识地扶着展耀往下软的身体问怎么了,得到的只是越来越大的把他往外推的力。


“不行!我不走!”白羽瞳吼道。


展耀的指甲几乎要陷进白羽瞳的皮肉里。他用尽全身力气掐着白羽瞳的胳膊,把他推出了房间。锁上门后,展耀像被丢到干涸地面上的一尾鱼一样,浑身发烫又痉挛,忍不住地挣扎。

他喘着气想,这分化怎么跟生理课上讲的不一样啊。


4.

展耀留给白羽瞳最后的印象就是他被情欲灼红了的双眼,之后两年,他再也没有给白羽瞳打过一通电话。


白羽瞳发现自己开始不可遏制地思念展耀。

他想起以前问展耀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时,展耀总是笑着说因为他要做个好哥哥。白羽瞳嘴上不说,心里却很不甘,过去只是一种被别人占了优胜的不甘,但后来渐渐不是了。

跟展耀失去联络的这两年,白羽瞳比以前更拼命更努力,他不想继续当展耀的毛头小子弟弟了,他要做站在展耀身边的男人。


白羽瞳常常梦见展耀,梦见他对弟弟纯粹不掺杂质的拥抱和亲吻,梦见他浑身赤裸地骑在自己身上摇晃和哭喊。

展耀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漉漉的,他发着颤,跟自己额头抵额头地叫,“羽瞳。”


白羽瞳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分化成了alpha。

但他的哥哥不愿意见他了。


他觉得自己终于想明白了展耀为什么要躲着他。

展耀是多么优秀又骄矜的一个人啊,他不愿意让人看到他软弱的一面,就算是白羽瞳也不行。

“就不能让我保护你一次吗。”

白羽瞳鼻子酸酸的,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不是疤痕体质,那个小口子早就了无痕迹,就好像他根本没受过那次伤,就好像展耀根本没有那样温柔地亲吻过他。

白羽瞳发狠地把脑袋埋进枕头里蹭了又蹭。


5.

白羽瞳最终拿到了展耀学校的offer,他轻晃着高脚杯中的红酒,出国前最后一次参加展氏的酒会。他了无趣味地坐在一旁,满脑子都盘算着在大学跟展耀相遇后的言辞。


衣香鬓影,酒气氤氲。一个挺拔清瘦的人影突然从远处走来,像令人猝不及防的早秋。

他在白衬衫外裹一件纯黑的刺绣西装,系的领结却透露出一分少年气。在满是脂粉气的凉风中,裸露着修长的脖颈,和一截细白手腕,唇角眼尾已有艳色。

他一走出来,觥筹交错的背景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展耀。

是展耀。


白羽瞳绷紧了身子直勾勾地盯着他,仿佛要一直盯到地老天荒,直到展耀拿酒杯轻轻碰了白羽瞳的,撞出清脆“当”的一声响。


“看傻了?还是不认识我了?”展耀抿着嘴笑,骨节分明的手捏了捏他的肩。

“哼。”白羽瞳突然很生气,为什么展耀永远都是这幅好整以暇的样子,搞得好像总是自己无理取闹一样。

“别这样嘛,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他说得很轻,尾音略略上扬,竟然给白羽瞳听出三分撒娇意味。

白羽瞳感到一阵口干舌燥,于是他伸出舌尖,舔过了自己的嘴唇。

暗示意味实在太浓,展耀放下了搁在白羽瞳肩上的手,看着对方深吸一口气后站起来。

“你再不回来,我也会去找你的。”白羽瞳偏过头,看似无意地往展耀身上倾,左耳上的三角形耳钉直逼到展耀眼前,反射着诡丽的光,“哥哥不就是想,等我长大吗。”


白羽瞳终于感到自己这么多年对展耀的wink没有白练,当他冲展耀飞快一眨眼后,几乎是瞬间,展耀的脸红到了耳朵尖。


6.

展耀依然拿白羽瞳没辙。


白羽瞳故意在展耀面前灌下满满一杯酒,过了会就开始靠着展耀发疯,嚷嚷着自己喝醉了,然后拉着毫不抵抗的展耀走了很长一段路,把他推进一个房间,按着他的肩把人抵在门上亲吻。


白羽瞳全身发烫,唇舌也炽热无比,他们交换着呼吸和津液,耳边只剩下液体搅动的声音和凌乱不堪的喘息,展耀感觉下一秒自己就要融化在白羽瞳怀里。

然后展耀感到有凉凉的水滴落在自己脸上。


白羽瞳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他的,眼圈红得厉害,像一只受伤又愤怒的小兽。

“你为什么走。”

“我要上学。”

“放屁。”

“你要上学。”

白羽瞳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我不上学,我要上你。”


“说什么你。”展耀扯了门后挂着的浴袍整个甩到他脸上。

“我认真的。”白羽瞳把浴袍扔到地上,脑袋凑上前去,黏糊糊地啃啮着展耀的耳垂,将潮湿的热气吹到他的颈侧,“我十八了。”

“展耀哥哥。”他故意用低哑的声音说。


展耀感觉全身上下哪哪都开始变软,只有一个地方越来越硬。


“你又使坏。”展耀捏住白羽瞳的耳朵往外扯,白羽瞳侧头咬了他露在衬衫外的手腕一口,展耀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缩回了手,整个人又被包裹在白羽瞳的怀里,被红酒味灌了一鼻腔。


“我的红酒味,感觉怎么样?”白羽瞳得意地扬扬嘴角,叼起展耀的下唇慢慢碾磨。

展耀瞪圆了眼睛,但眼里很快蒙上一层雾气,他不可控地受到alpha信息素影响了。


白羽瞳解开展耀的皮带,抽出他衬衫的下摆,顺着尾椎骨分外色情地往上摸,边摸边说,“你什么味的啊……嗯,不说算了,我很快就会知道了……”


“白羽瞳……你,你是不是捏准了我不会拒绝你,你就,唔……”

“我也不会拒绝你。”

“那你……不许亲脖子。”

“那我拒绝。”



####


小展哥哥的分化和第一次(哔——)一起来了,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种辣手摧弟的念头,然后愧疚地逃往资本主义帝国。


只有蚕食没有鲸吞…许愿我有朝一日能够驾驶云霄飞车。

感谢阅读。


173 14 /   / 瞳耀
评论(14)
热度(173)

© 林幼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