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幼薇

Wish you a trying twenties.

【瞳耀】什么是脆皮鸭

蒋翎:闲来无事,搞搞脆皮鸭以收获快落。

白羽瞳:是你飘了还是我白色儿开不动枪了?

蒋翎:头儿息怒!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本来想向组织交粮,结果越写越长写到睡着(。)

搞一个沙雕脑洞振奋精神。


非常OOC(哭辽)。


####



白羽瞳:展耀,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脆皮鸭?

展耀:你新研究的一道菜?

白羽瞳:展耀,我是正经阿Sir,不是你家全职厨子。

展耀:菜名不太好,听起来就油腻上火,让人没有食欲。


白羽瞳翻了个白眼,看着展耀还在专注地抱着自己的小本本写写画画,他在心里很没有男子气概地怒道:整天就知道看小本本,有我好看吗!跟你小本本过一辈子去吧!看它能不能变成本本姑娘,给你做饭洗衣服!

白羽瞳愤愤地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关好门的那一刻他突然后悔万分。

——我应该把门摔上以表达我的愤怒的。

走了两步后他后悔亿分。

——等一下这是我的办公室我凭什么要走?!


算了,好鼠不跟猫斗。


白羽瞳四下环顾,今天没有案子,但组员们还是兢兢业业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上,蒋翎没有睡觉,马韩没有照镜子,赵富没有煲电话粥,王韶没有嘎吱嘎吱嚼得满办公室薯片味。

白羽瞳组长很满意。

白羽瞳组长转身走进了副组长办公室。


王韶:又吵架了?

赵富:不能够吧,白Sir不是去展Sir办公室了吗。

马韩:可是展Sir在白Sir办公室啊。

蒋翎:肯定又是上一秒吵架,下一秒和好,散了吧散了吧。


脆皮鸭到底是什么?白羽瞳摊在展耀做催眠的躺椅上想。

以前有问题白羽瞳都是找展耀讨论的,他们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还没有遇到过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但现在白好鼠显然不想搭理只把自己当厨子的展坏猫。

问谁好呢?白羽瞳又想起今天在警局门口听到一群女警员的讨论,其中夹杂着“翻墙搞脆皮鸭”,“熬夜搞脆皮鸭”,“案子太多没时间搞脆皮鸭”,“白Sir和展Sir的脆皮鸭”之类的短语。

如果这里面的脆皮鸭是同一个脆皮鸭,就算是自诩遍历风浪、见多识广的白羽瞳,也实在推断不出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和展耀的脆皮鸭,我和展耀,展耀。”白羽瞳喃喃地重复着,顿感此事非同小可,他支起身子发了条微信。


蒋翎:天哪!

马韩: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蒋翎:白Sir问我要脆皮鸭的资料。

王韶:什么是脆皮鸭?

赵富:什么是脆皮鸭?

马韩:什么是脆皮鸭?

蒋翎:……内地很有名的一道菜。


十分钟后。


蒋翎:脆皮鸭资料.rar

白羽瞳:谢谢。

白羽瞳:对了,里面有没有我和展耀的脆皮鸭?

蒋翎:……没有。

白羽瞳:那你再找找,一起打包给我。

蒋翎:……是。

蒋翎:白展脆皮鸭.rar

白羽瞳:谢谢。


白羽瞳先解开了有展耀的压缩包,天大地大,展耀最大,也得亏是他白羽瞳这么多年人前保镖人后保姆地看着他,不然就是有九条命也让这猫自己给整没了。

偏偏他还不识好人心,嘁。


文件列表刷地一下弹开了,很长很长,白羽瞳滑了屏幕好几下都没滑到头,对着这些清一色打着白展前缀的txt文件,白羽瞳瞪大双眼,眼珠子都几乎要屈服于地心引力往下掉了。

这他妈都什么玩意儿?是什么古老的诅咒吗?


白羽瞳信手点开了一篇叫《狠狠》的,里面写他和展耀从小怼到大,共同投身警界,成为人民好阿Sir的故事,文字简练有张力,俏皮话句句戳人笑点,正经场面却又毫不含糊。白羽瞳看得正兴奋,浑身血液上涌,情节却急转直下,几个过渡段落后白羽瞳就殉职了,留下黑化的展耀独自走向作者没有明说的结局。


我勒个大槽!白羽瞳惊得跳起来,写这个东西的人是神经病吧!


白羽瞳摩挲着这块烫手山芋,在删和不删中艰难抉择。

草草翻阅了几篇后,他已经大概搞清楚这是个什么套路了,不就是写他和展耀的故事吗,只不过他们有时候是警界阿Sir,有时候是鼠精猫妖,有时候是金主和明星。

故事是好故事,所以为什么非要套着我和展耀的名字写?白羽瞳哭笑不得。


遍历风浪、见多识广的白羽瞳最终选择不删,他开始兴致勃勃地找起有没有展耀被自己欺负得叫爸爸的文章。


白羽瞳输入关键词:爸爸。

出来了零零星星的几篇,白羽瞳惊喜地点开,又失望地退出来,这些都是实打实的真爸爸,什么白爸爸啦,展爸爸啦,最可恶的是竟然还有一个跟展耀相亲的女人的爸爸!


白羽瞳气乎乎地输入关键词:欺负。

第一篇跳出来的文章题目是一个奇长无比的英文单词,后面标注着R18。

限制级?血腥暴力?难道我和展耀打架打到了限制级的程度?白羽瞳犹豫了一下,自己虽然讨厌这猫,但还不至于要把他往限制级里揍。

对了,也许是我们合伙揍别人呢!白羽瞳的眼睛亮了亮。

白羽瞳兴奋又有点不安地点开。

白羽瞳心如擂鼓、面色潮红、气血上涌、通体发热地仔细看完。

像个第一次偷偷看片的初中生。


这篇文里的白羽瞳确实狠狠地欺负了展耀。

展耀虽然没叫爸爸,但是,

他叫了哥哥。


白羽瞳摁灭了屏幕,摊在展耀的躺椅上。

他绝望地发现自己的下半身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清心寡欲,无欲则刚。

四海皆兄弟,天涯若比邻。

白羽瞳默念。


展耀推门进来,打断了白羽瞳正在进行的深呼吸。

他看到自己的躺椅上多了个双颊红扑扑的蹙着眉的人。

“小白?小白?”展耀大步走过去,“你发烧了?”

轻轻的声音里带着不加掩饰的紧张和关切。


“我没事。”白羽瞳哑着嗓子说。

展耀的手已经落在了他的额头上,冰凉又柔软,仿佛可以抚平一切躁意。


“真没事。”白羽瞳搀着展耀的手臂从躺椅上直起身,顺势揽住展耀的腰蹭进他怀里。


“真不去医院?”展耀揉了揉白羽瞳的发顶。

“展耀。”白羽瞳说,“你要是真担心我,就……”

“就怎么着?”

“……就叫声哥哥来听。”


展耀低下头去,来不及出声,就撞上白羽瞳的目光。

他就这样直直地看上来,安静却带着压迫感,眼神像是深潭底下藏着暗流汹涌。

但却只映着一个人。


展耀给了他胸口一记,勾着白羽瞳的车钥匙向外走去。

只是耳朵红了而已。



####


感谢阅读。

(后来才发现自己评论🔒了真的宛如智障 呜呜呜)

198 13 /   / 瞳耀
评论(13)
热度(198)

© 林幼薇 | Powered by LOFTER